女人露整个奶头的gif,古代一女被迫n男文肉辣/花

宁夏新泰资讯网纪录2019-10-01 09:1146

赵小磊虽然是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状况,但还是憨憨的跑了过去。自己傻的时候就是这样,谁叫自己,自己都回过去的,同时感觉有好事要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我说傻子,你在这里干嘛呢。”见赵小磊过来,张静开口问道。


“热,吹风。”赵小磊假装憨憨的答道。


“你还知道热啊。”张静说着,不屑的白了赵小磊一眼,一脸的嫌弃。


可又突然眼睛一转,脑袋里有了个想法,便在在口袋中拿出了一块糖,递到了赵小磊的面前。“傻子,想不想吃糖啊。”


要是放在之前,赵小磊肯定是高兴的不得了,可现在,一块糖对他的诱惑并没有多大,但自己还是一个傻子,只得装的欢呼雀跃,“糖,我要吃糖。”说着,伸出手去。


“等等……”张静说着,将糖藏在了自己的身后,“你要吃糖可以,但必须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糖,糖,我要吃糖。”赵小磊急的是直跺脚。


张静看到这样,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对了,他是一个傻子。怎么能跟一个傻子谈条件呢。


想到这,便直接把糖递给了赵小磊。


张小磊接过糖,直接打开,扔到了嘴里,一副享受的神情。


“甜不甜啊。”


“甜。”


“那你以后还想不想吃?”张静说着,期待的看着赵小磊。


“想。”赵小磊回答的干脆。


“那你听好了啊,等哪天你再去找陈秀莲做那个游戏,做完了回来就告诉我,我还会给你糖,好不好啊。”张静很有耐心的一步步的指引着赵小磊。

赵小磊一听就知道了她是什么意思,不就是把自己当成了她的棋子,自己和陈秀莲做那事,去告诉张静,她不就抓到了陈秀莲的把柄。


原来自己傻,为了一块糖,他可能会这么去做,但是现在自己好好的,根本就没必要去这么做。


再说了,自己要是泄密了,那陈秀莲以后还会来找自己?这显然是一个赔本的买卖。


不过赵小磊并没有直接表现出自己的不愿意,而是傻傻的吃着糖,没有回答张静。


“刚刚做的那个游戏,舒不舒服啊?”见赵小磊没有反应,张静继续引诱他。


舒不舒服的也不管她的事,赵小磊继续吃糖。


张静还真没想到会这样,看来是得出点大招了。


“只要你到时候过来告诉我,我也陪你做那个游戏,而且你看到刚刚的那个仓库了吗?里面的东西,你随便选。喜欢什么,我就送给你什么。”


对于赵小磊的表现,张静虽然是很无语,但为了得到陈秀莲的把柄,张静也是下了血本,这可是她可以提出的最高的砝码了,万一这个傻子还是不同意的话,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听到这,赵小磊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兴奋,但马上又变的憨憨的。


能去仓库里面随便选东西,那自己不就又有机会去找账本了,而且张静还说可以陪自己做,就算张静是在利用自己,那也太值得了,反正告诉她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坏处,如果她说出去,就咬定自己没有说过不就好了。


“咪咪,我还要吃咪咪。”听到这,赵小磊突然一转头,盯着张静胸前的两个大馒头。


想到自己刚刚没有做成的事,赵小磊的心中就是一股燥热,何不乘着现在,好好尝尝张静的味道。


说完,便向张静凑了过去。


这可把张静吓了一跳。真不知道这个赵小磊是真傻还是假傻,居然还会趁人之危,要先拿好处,后办事。


可张静怎么可能同意,非常嫌弃的将赵小磊推开。


“咪咪,我现在就要吃咪咪。”赵小磊不依不饶的缠着张静,刚刚就已经失去了一次机会,这次他可不想再错过了,先揩点油水再说。


张静本来还是反抗的,但是看到赵小磊这样不依不饶的,强行的拒绝他也不好。而且先给他长点甜头未必也不是一件坏事,便逐渐的顺从了他。


赵小磊逮着这机会,直接解开张静的上衣,亲了上去。


刚刚接触到,赵小磊的心中就是一颤,要说这城里的女人,就是不一样,看上去细皮嫩肉的,亲上去更是滑腻,而且还飘来了淡淡的香气,让赵小磊陶醉的不得了。


可惜了,是王德华的儿媳妇儿,要是换做别人,自己可能还会温柔以待,好好伺候。但是她,也就只得自己玩弄一下。


张静被赵小磊这么一亲,全身酥酥麻麻的。自己也快到了那如狼似虎的年纪,王天福又长期在外上班,她已经好久都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抓着赵小磊的脑袋,便向自己的胸口按了下去,看上去非常的享受。


两人的亲昵度持续升温,加上这海岸线肯定是不会有人过来的,赵小磊也放开了手脚,准备进行下一步。


可就当赵小了刚刚将手伸到张静的裤子里时,张静的身体突然一僵,直接将赵小磊的手抽了出去。


虽然现在张静的心中还有悸动,但她知道,还不是和赵小磊做这事的时候,万一这傻子到时候被策反,在和陈秀莲做的时候把这一切说出去,且不是鸡飞蛋打。


“傻子,你给我老实点。”说着,强压着自己心中的欲火,将赵小磊的脑袋从自己的怀中推了出去。


“咪咪,我要吃咪咪。”赵小磊的嘴中依然嚷嚷着。


他不知道张静为什么会突然制止自己,是自己刚刚太粗鲁,弄痛了她?还是现在的张静还是有些害羞?


但现在箭在弦上,怎么能说收就收。


张小磊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再次扎到了张静的怀里,这么舒服的地方,他可不想离开。


“我说别动,你就别动了。”张静已经开始有些不耐烦了。


可赵小磊就好像是没有听到张静手的话一样,依然是我型我素,做着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张静知道,现在可是关键的时期,要想赢陈秀莲,她必须要克制住,绝不能出现任何的闪失。


“你再动,信不信我找人打死你。”张静干脆这样吓唬着赵小磊说道。


“呜……你欺负我,我不跟你玩了。”赵小磊假装哭着背过了身去。


到不是真的担心张静会找人来收拾自己,只是从张静的态度中,他看到了坚决,他知道,就算自己再强迫下去,也没有什么结果,把张静惹恼了,他也没什么好处,倒不如先停下来,从长计议。


同时,这也是赵小磊的一计,你张静不是不让我动吗?那我就不搭理你,你要让我做的事,我肯定也不会帮你去做。


张静看着赵小磊在那像个孩子一样撒娇,心里烦得不行,恨不得过去就给他几下子,但是反过来想想,现在毕竟是自己要拉拢这个傻子呢,得罪不得。


“傻子,你听我说啊,你必须要先和陈秀莲做完游戏,咱俩才能做呢。”张静平复了心情,解释着说道。


见赵小磊还是没有反应,张静凑上前去,“要不这样,等下仓库没人了,我先带你去拿东西,拿什么都行。”


听到这,赵小磊觉得这个条件,比现在就上了张静还有诱惑力,自己去挑选,就有机会找账本,就算不能直接说自己想要的是账本,但知道了位置,想要去偷,那不是很简单了。


“哼,你竟骗人。”赵小磊的表面上还是故意抻着,心里早就已经答应了。


他现在已经大概知道了张静的心理,并且相信,这招绝对好使,张静可定会拿出实际行动来的。


“我骗你干嘛啊,我这就去仓库看看,等没人了就来叫你,到时候你就知道我有没有骗你了。”张静说着,挤眉弄眼的。


没想一个傻子还这么精明,不见兔子不撒鹰啊。


但为了抓住陈秀莲的把柄,她也是真豁出去了,好在她那里有钥匙,做这些事也不至于那么费劲。


得到这样的回复,赵小磊是拍手叫好。自己虽然是个傻子,但也不能太得寸进尺。


安排好了这些,张静便离开了海岸线,回到仓库。


随便找了两个工人的毛病,便将她们打发走了,工人们对她岁然是非常火大,但他是村长的儿媳妇儿,得罪不起,只得灰溜溜的离开了。


做完这些,张静锁好门,再次朝海岸线的方向走去,心里还想着,对于这个傻子,她必须要表现的诚意满满。


整个过程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见到赵小磊,张静便拉着他朝仓库走。


既然张静是有求于自己,赵小磊也没有顾虑很多,直接跟着她去了。


到了仓库门口,张静突然停下了脚步,不得不说,刚刚在仓库里发生的事情,让她现在还心有余悸,万一等下陈秀莲折回来,发现自己和赵小磊在这仓库里,到时候就算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而且自己这次带赵小磊来选东西,她没有经过任何人的同意,可以说是偷偷摸摸的,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


“傻子,你进去选吧,我在这给你把风,等下要是有人来了,我就大声的咳嗽,到时候你就找个地方藏起来,听明白了吗?”张静提醒着赵小磊说道。


“嘿嘿,躲起来,藏猫猫。”赵小磊假装傻傻的回复。


这不禁让张静叹了口气,一个傻子,和他说这些,他怎么会听明白呢,等下还是自己随机应变吧,如果真的有人来,就直接说他来偷东西,这个傻子,肯定也不知道狡辩。


就这样,张静打开仓库的门,让赵小磊进去,又将仓库的门关上,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


“哐……”


听到身后的铁门被关上,赵小磊的心里简直是乐开了花,这不是明摆着是给自己机会呢吗?


想到王德华那副嘴脸,赵小磊的气就不打一出来。


王德华,你完了。


赵小磊赶快在仓库里翻找了起来,可这个仓库实在是太大了,而且他没有见过账本的样子,找起来谈何容易。


就这样,赵小磊将整个仓库都翻了一边,别说账本了,就是一张纸都没有看见,难道那天那几个娘们说的不对?想到这,赵小磊不禁的有些失落。


但他并不想错过这次机会,还想要试一试,又着重的在账本可能被藏的地方找了起来。


这可把门外的张静急坏了,本来还以为他会拿着东西就出来,可这进去已经半个多小时了,一点动静都没有。


在这停留的时间越久,风险也就越大。


这样想着,张静张望了一圈,见周围没人,便又来到仓库门口,开门准备将赵小磊叫出来。


正在翻找着账本的赵小磊,听到开门的声音便是一惊。


仔细一想,刚刚外面没有什么动静,应该是张静进来了。于是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直接坐到了地上,继续装傻。


张静打开门,看到坐在地上的赵小磊,顿时火冒三丈。


让他进来拿东西,他倒好,在这歇上了,难道不必知道自己还在外面给他把风吗?


“傻子,你干嘛呢,还不快点拿上东西走。”


这仓库里,好东西多的是。他们闲置不用的,都是赵小磊家里需要的,随便拿上一样,回家就有大用处。


但赵小磊仔细的想了想,这东西要是拿回去,早晚都会被别人知道,如果被他们反咬一口,说自己过来偷他们的东西,到时候自己家里的地,可就真的没有。


这个风险是他承担不了的。


“没有糖,这里没有糖。”赵小磊说着,还用双腿胡乱的蹬地,活脱脱的一个傻子样。


看到这样,张静不禁一笑,要说这傻子就是傻子,别人多少人惦记着这仓库里的东西呢,他倒好,来了就只想着要糖。


不过这样也好,毕竟要求不高,自己还是可以轻易的就满足他的。于是慢慢的向赵小磊走进,又在自己的口袋里掏出来一块糖。


“来,这里有糖。”说着,递给了赵小磊。


看到糖,赵小磊直接在地上站了起来,接过糖,撕开,直接扔到了嘴里。然后便是美滋滋的。


还好自己刚刚继续装了下去,没有引起张静的怀疑。


“傻子,你说我对你好不好啊。”张静勾着嘴角问道。


“好。”赵小磊点头回答。


“那你就尽快去找陈秀莲做游戏,然后回来告诉我,到时候我给你更多的糖,好不好啊。”张静说着,觉得自己像是在哄孩子。


“嗯。”


得到了满意的回答,张静脸上浮现出了阴险的笑容。


陈秀莲,你怎么也想不到我会把这个傻子买通吧。


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张静还是执意要让赵小磊带一些东西回去,但见赵小磊死活不肯,便将他打发回去了。


从仓库出来,赵小磊没有走大道回家,而是又绕路走了后山,心里还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情。


看样子账本肯定是不在仓库里,当时自己还在想,王德华肯定不会蠢到将那么重要的东西,随随便便的就放在仓库。绝对是那几个娘们闲的没事,在那瞎扯。


找到账本,扳倒王德华,这绝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自己还得要想想其他的办法。


王德华之所以能当上这村长,是因为他当时有点钱,在村子里有了一些势力,村民们选他,大多是顾及到他的淫威,如果自己也有钱了,和他竞争一下,到时候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如果这样的话,现在除了找账本,还有另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赚钱,只要自己可以赚到足够多的钱,一样可以扳倒王德华。


对于赚钱,赵小磊还是有一定的信心的,毕竟自己在没出那场车祸的时候是个大学生,见过外面的世面,相比这些世世代代窝在卧龙村的村民们,有绝对的优势。


信心是有,但具体应该怎么实施呢?这才是最重要的问题。


想到这的时候,赵小磊已经到了海岸边,随便找了块礁石便坐了下来。努力的想着生财之道。


这一坐就是半个多小时,但始终也没想出个结果。


突然间,只感觉自己的小腿肚子一紧,一阵痛感便传上了心头。


什么东西?


赵小磊慌乱的在石头上站起来,低头朝自己的小腿看去。


只见一只螃蟹正夹着自己的肉,被自己带了起来,正挂在自己的腿上摇摆。


气的赵小磊直接扒开螃蟹的钳子,把这螃蟹仍在地上,人要是点背,喝凉水都塞牙,这螃蟹都想欺负自己。


对着螃蟹上去就踩了两脚,也就是这两脚,让赵小磊一下子就来了灵感。

螃蟹?卖海鲜啊。


卧龙村交通是极其的不发达,要想到县城去,要么是走海路,但这里穷的,没人买的起船;要么走山路,要经历九曲十八环,几乎没有人尝试过从这里走出去过,更不用说拿着东西去卖了。


这海鲜村民们也会去打捞,只是自己吃,一来二去,吃的多了,也就不当回事,在他们眼里,这海鲜还不如猪肉来的实在。


赵小磊以前是傻,没想想到这点。现在想想,这绝对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商机,而且自己的体力又远远的超过常人,他倒是想要去尝试一下,担一些海鲜出去卖。


这里的海鲜,是纯野生的不说,个头也不小,肯定能要上一个好价钱。


想到这,赵小磊的心中是一阵狂喜,一个猛子扎到了海里,准备打捞一些回去。


自从自己变傻,哥哥去世,自己家里就再也没吃过这些东西,今天就弄回去一点,也给嫂子解解馋。


经过半个小时左右的奋战,赵小磊捞到了几只小螃蟹,还有很多的蛏子,收获也算不小,便高高兴兴的朝家的方向走去。


到家后,当丁翠红看到赵小磊将捞上来的海鲜摆在自己的面前时,脸上浮现出欣喜的表情。


海鲜,要是放在村子里其他人家里,并不会有什么特殊之处,但是在丁翠红面前,这简直就是宝贝,自己已经忘了又多久没吃这些东西了。


但很快,丁翠红脸上的欣喜之情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疑惑。


赵小磊是个傻子,她已经不止一次的告诉他,不让他去海边玩,那这些海鲜是哪里弄来的呢。


“小磊,告诉嫂子,你是在哪弄来这些东西的。”此时丁翠红的心里还存有一些侥幸,万一这海鲜是赵小磊在哪里捡来的呢。


“海里,很多。”赵小磊面带笑容,装作憨憨的答道。


原本以为丁翠红听了后会非常高兴,但没想到她却突然黑下了脸,这让赵小磊有些不解。


“海里?小磊,嫂子不是和你说过啊,不能去海边,那里很危险的。”丁翠红说着,语气中呆着一些责备。


就算是一个普通人去海边打捞海鲜都非常的危险,更何况是一个傻子。


而且赵小刚在临终前特意嘱咐过要给赵家留下种,自己这是没什么问题了,要是赵小磊有个三长两短,她该怎么去面对赵小刚。


想到这,丁翠红还有些后怕。


听到这,赵小磊也算是明白了,原来嫂子生气,是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而且现在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不傻了这个事实,所以这种担心也不是毫无道理。


这个时候,他多想告诉丁翠红,自己已经好了,不再是一个傻子,只要她喜欢吃,他可以捞来更多的海鲜,直到他吃够了为止。而且还能让她过上好日子,到时候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很明显,现在还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小磊厉害,不怕。”想到这,赵小磊脱掉自己的上衣,露出他那身健硕的肌肉,在丁翠红的面前摆弄着,实际就是在安慰丁翠红,自己可以的。


当丁翠红看到赵小磊那满身的肌肉时,不禁的一怔,心中掀起一片涟漪,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起来。


那次在水塘边发生的事,丁翠红知道赵小磊非常大,没想到身体竟还这么结实,阳刚之气十足.


只可惜是个傻子,便有些失落。


不过她想起从前,自己刚嫁过来的时候,那会儿赵小刚还还没有生病,三人曾一起去过海边,那个时候的赵小磊就已经表现出了极强的游泳技能。


而且她还听别人说过,在这卧龙村,要是论游泳,赵小磊排第二,没人敢当第一,看来自己的顾虑是有点多余了。


“那你也要少到那边去,嫂子不爱吃这些东西。”丁翠红说完,拎着海鲜便朝厨房走去。


倒不是她真的不爱吃,只是她不想让赵小磊因为自己再去捞这些东西。


这些事情赵小磊都看在眼里。他知道嫂子很高兴,看到她这么甜美的笑容,让赵小磊更加坚定了要快点赚钱的决心,他想每天看到嫂子很幸福的样子。


这一晚,两人吃了一顿极其丰盛的晚餐。


丁翠红已经很久吃饭没有吃的这么香了;赵小磊更是,见嫂子吃饱,一口气将剩下的蛏子全都消灭了。


晚上没事,赵小磊躺在床上休息,虽然现在找到了赚钱的门路,但王德华那绝对不能放下。


为了扳倒王德华,他现在有两条路可以走,第一是赶快赚钱,通过自己的实力,夺过王德华村长的位置。第二就是去讨好张静,争取可以在她的口中得到账本的消息,然后将王德华做的坏事全都捅出去。


虽然第二条路成功的概率很低,但他更愿意去试试,因为这样不仅可以扳倒王德华,还能够上了他的媳妇儿和儿媳妇儿,让他收到双重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