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舔舐花心花蜜,洗澡时老板解开我胸罩-狂野

宁夏新泰资讯网纪录2019-10-30 15:3146

“我们要分别了,你还没有问过我的名字呢?”园丁笑道:“他们都叫我小温。说我是一杯不冷不热的温吞开水。”

我轻轻地伸出手,很慎重的介绍自己,“我,姓李,名字叫存在。”

小温挑了挑眉,但没有说什么,转身开了锁下楼了。

我现在知道了。这是一把电子指纹记忆锁。我一个人,是没有办法打开的。我,很讨厌这种锁,我发誓,如果我出去,一定要找遍资料研究这个坏玩意儿,把它破坏掉,是我最大的心愿……????。

办公室舔舐花心花蜜,洗澡时老板解开我胸罩-狂野/爱上爱,爱上痛,爱上家

吃完了东西,小温离开了。

我一个人静静地睡在床上,努力让自己不要吐出来。

可是床在摇晃,觉得有一种精神会脱离肉体的痛感。像置身水波之间,有东西老是在xiōng口晃来荡去,直想吐出来才好。

我用手,轻轻的揉着胃,慢慢的向下抚,我需要恢复体力。

慢慢地,和以前一样,我睡着了......。????。

门被打开,然后是两个人进来的声音。

那个清脆响亮的高跟鞋的声音是一个很重的女人发出的。而另一人走路的声音,不用看,我就知道是我的父亲。

我闭上眼,一动不动,如同死去。

办公室舔舐花心花蜜,洗澡时老板解开我胸罩-狂野/爱上爱,爱上痛,爱上家

灯具开关“啪”的一声响了,很亮,虽然有准备,眼睛还是微动了动......

我索性睁开眼,对着这一对loli类老情侣。

虽然我一向算是冷静自持的人,也差不多想尖叫了。

这两张都不怎么算是人类的脸吧?!

夏之丽的脸上肿了一圈,说不上是什么,美容伤害吗?皮肤全光亮的好像泡满了油,说不出的恶心。不过,我看到她脖子上带的三层钻石项链后,微微的笑了......

那,是我的杰作,不是吗?

我的父亲,十几年不变的帅脸,总是连时间都拿他无可奈何,可是,现在左脸上的一大片青紫还是像毁了容一样难看。他是多爱脸面的一个人啊。这几天,估计不比我好过吧。

办公室舔舐花心花蜜,洗澡时老板解开我胸罩-狂野/爱上爱,爱上痛,爱上家

没想到冷唯别的拳头那么重。嗯,那天打中我父亲的时候,冷唯别的手一定很痛吧。下次见到,要好好的帮他亲一亲伤处。

看到我眸光中的趣味,夏之丽显然不高兴了,她一屁股坐在一边的小小粉红凳子上,双腿斜成优雅的弧度。我不带感情色彩的眸子一定让她更加的不快。她开始说教起来:“一个女孩子见到长辈和父亲来了,还躺在床上,像什么样子。”

我的父亲声音轻柔,像是安抚她:“她,只是个孩子,而且,她生病了。”

夏之丽冷哼了一声,然后问:“哼,她是孩子,她的情人可不是孩子。”

冷唯别怎么了?难道?

我的父亲走过来,他穿着一件白色唐装,宽大的衣袍在空中飘荡,若隐若现称着他修长绝美的身姿,灯光柔洒在他身上,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踏月而来,有一种神圣的感觉。

可惜,他脸上的乌青破坏了整个画面。让我产生不了崇拜的感情。

“小莉,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父亲湛黑的眼眸流露出一丝伤感,如梦似幻的迷离......

“当您莫名其妙被匪类绑架时,就会很容易理解我的感受了。”我客气的语调显得冷清而疏离。

“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他清雅的声音里已经凝着微微怒气,只是别人都不大容易听出来。

心里那种熟悉但又陌生久远的苦涩慢慢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