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妇交换俱乐部小说—荡翁乱妇 风韵多水的老熟

宁夏新泰资讯网纪录2019-11-08 16:5146

“她最近都在干些什麽?”谈兵头也不抬的看着手上的财务报告问着陈述。“老大,那是你老婆,为什麽来问我?”最近陈述的日子过的很滋润,因为自己的女人找回来了,当然这些事情是不能说出来的,以防万一谈兵这个荷尔蒙失调的谈兵对着自己发狂。“不知道?我不是交代过你要找个私家侦探跟着她的吗?”谈兵 一下子把头从财务报表里 抬了出来道。“哎呀,你也不要着急,我给她找的那个公寓是我认识的一个人的,就住她楼下,我打个电话给她,不就知道了吗?”陈述看着谈兵那几乎快要挂下来的脸道。“那你还罗嗦什麽,赶快打啊。”谈兵发怒道。“真是的,现在都已经分居了,还那麽在乎。”陈述小声嘀咕道。但是还是很听话的拿出了手机拨通了电话。“我说她很好吧,你还不相信。”过了一会陈述通完电话後对着谈兵道。“我知道她很好,我只是想知道她身边有什麽男人出现没有。”谈兵说出自己真正的意图道。“不会有啊,平时上班有我看着,下了班就直接回家了,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象她这麽乖的女孩子。”陈述每天都会看私家侦探发给自己的记录。“哦?我怎麽听说有个男人就住在她家隔壁啊?”谈兵很是严肃的对着陈述道。“拜托,住她家隔壁的男人我是知道的,作息时间都和你家宝贝不一样,而且他喜欢的是个男人。”陈述将自己包里的一份吴双邻居家的调查报告交到谈兵手上。谈兵从里面找出鄞书的报告看了看,最终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是不是要我想个办法给你在那栋房子里找个地方给你住?”陈述似乎是看出了谈兵眼中的不舍道。“不用了,就让她再玩一阵子。”谈兵对着陈述说道。

夫妇交换俱乐部小说—荡翁乱妇 风韵多水的老熟妇,谈古论今之悲伤恋歌

劳累了一天的陈述在晚上八点终於回到了家里,刚到家,他就急不可耐的走进了金绚秋的房间,刚走进房间就闻到一股浓烈的男女交合後的气味,他很快就知道了在自己走後自己那弟弟对自己的宝贝出手了。但是这些并没有阻碍了陈述对金绚秋的兴趣,而是更加的激发了他的占有欲。陈述轻轻的将那在熟睡中的金绚秋翻转成面对着自己,没有任何前戏的就将自己的RBC进了金绚秋那已经经过男人开发而湿漉漉的小X。他那冒着热气紫红色的大G头因一直不停摩擦撩刮着金绚秋的Y道而引出不少R香扑鼻的蜜汁,此时突然分开金绚秋两片娇嫩浅红色的Y唇全G直C入她Y户紧抵着花芯,顿时Y水四溅,属於金绚秋特有的R香即时散布四处空间。金绚秋只觉Y道深处因他阳具的C入而感到肿胀,体内涌现出一股股强劲快意的春潮。陈述把头一低,便用嘴巴轻易地咬开了金绚秋背上R罩的扣子,强力撕掉她的背心,就在完全敞开的瞬间,他便看到了金绚秋那 副令人魂不附体的冶艳皎洁扣人心神的胴体,那丰满而弹X极佳的双峰从薄薄的X罩中弹跳而出,轻轻地摇荡生辉。陈述眼中欲火此时更加炽烈起来,他二话不说就像头饥饿多日的野狼般一面刚猛快速地抽C狠干,并忙碌而贪婪地吻舐着金绚秋雪白如丝缎般细腻柔滑的背部,但在一时之间却无法找到他想吸吮的R房。金绚秋红着俏脸、气咻咻地低呼道:“啊……啊……不行……不要……你不能这样……喔..唉……不要……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但陈述已经欲望勃发怎麽可能就此打住?他完全不理会金绚秋的挣扎与抗议,不但左手忙着钻进她X前揉搓捏着她的X感饱满的娇R,同时更进一步地将他的脑袋往金绚秋的X前猛钻,这麽一来,陈述狡猾的舌头像蛇一般地占据了这双R香扑鼻的玉R,急促而灵活地刮舐和袭卷着R晕和R头,而且舌尖一次比一次更猖狂与火热。

金绚秋心中很矛盾、既想享受,却又不敢迎合,她知道自己的R房已经硬凸而起,那每一次舔舐而过的舌尖,都叫她又急又痒,而且打从内心深处窜烧而起的欲火,也熊熊燃烧着她的理智和灵魂,她知道自己随时都会崩溃和沈沦。陈述压在金绚秋柔若无骨的胴体上,尝到了温馨抱满怀的喜悦,进出着金绚秋湿糊糊紧窄的Y户,同时打量着眼下气息浓浊、满脸娇荡的美艳少女,那种含嗔带娇、欲言又止,想大声呻吟却又不敢做的极顶闷绝神色,他屏气凝神地欣赏着金绚秋那堪称天上人间、难得一见的表情,然後低下头去湿吻着金绚秋圆润优美滑腻的肩头,一手将她一条美腿提起来,‘噗哧、噗哧、噗哧’两个X器官撞击在一起,深入子G後又带出一波波R白色的蜜汁的声音不停地重覆着。而金绚秋紧阖着一双媚眼,全身呈浅红色一句话都没说,像是享受着疯狂的奸Y或是无声的抗议,任凭陈述的嘴唇和舌头,温柔而技巧地由她的肩膀吻向她的粉颈和耳朵,然後再由上而下的吻回肩头,接着他便将舔着金绚秋耳垂的舌头,悄悄地移到她丰润而X感的香唇上面,如小蛇般灵活刁钻的舌头,企图闯进她的双唇之间时,她才惊慌万状地闪避着那片火热而贪婪的舌头,但无论她怎麽左闪又躲,他的嘴唇还是数度印上了她的檀口,而她因逃避而蠕动的娇躯,也让两人的X器官磨擦出一阵阵快感,就在她才急切地轻呼着说:“噢……不要……真的不行……啊……这怎麽可以……喔……快停止……求求你……”她这一开口说话,便让他一直在等待机会的舌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钻进了她呵气如兰的檀口,当两片湿热的舌头碰触到的瞬间,只见金绚秋慌乱地张大媚眼,拼命想吐出口中的闯入者,但陈述岂会让金绚秋如愿?他不仅舌尖不断猛探着金绚秋的咽喉,逼得她只好用自己的香舌去阻挡那强悍的需索,当四片嘴唇紧紧地烙印在一起以後,两G舌头便毫无选择的更加纠缠不清,最後只听见四周充满了‘滋滋啧啧’的热吻和‘噗哧噗哧’抽C小X的声音。

浑身蒙上一层薄汗,全身发烫的金绚秋,正侧躺在宽阔的书桌上,一条腿被陈述提着,在她那美艳X感的俏脸上,已泛起一片片酡红。 只见她螓首斜侧,星眸半闭,水汪汪的瞳眶里,却盈满着激情的色泽,优美X感的小嘴,正自轻咬着攥拳的玉手:“咿……咿……唔……”的轻吟声,不住在她口里绽放出来,确实荡人心魄。陈述见金绚秋被他C得粉颊酡红,神情放浪,娇喘声连连,Y户里阵阵的爽快,股股的YY汹涌的流出,顺着大阳具,浸湿了他的Y毛,同时觉得浪X里润滑的很,他的屁股挺动得更猛烈,两片呈鲜红色的Y唇也一开一合,发出滋滋的声音。金绚秋两手仍紧抓住书桌,右脚站在地上,左脚被他提着,雪白玲珑浮突的胴体,被他的身驱紧压在耳边,娇嫩的花芯被大G头,似雨般的飞快点着,直让她美得飞上青天,美得令人销魂蚀骨。金绚秋单脚站立做爱快整个小时了,实在令她有些吃不消,每当右脚酥软,膝盖前弯玉体下沈时,花芯即时就被顶得浑身酥麻,不禁全身微颤,秀眉紧促,檀口大张,浪叫不已,呼出的气息香甜好闻。欲火高张的金绚秋被这种特别的做爱姿势和陈述chu壮的阳具抽C狠戳,刺激的欲情泛滥,X感雪白诱人的屁股更不停的上下摆着,像是配合又似想摆脱他的奸Y,每次他硕大的G头重重的顶入Y户中,弄得她粉脸的红潮更红,全身的快感劲爆。於是金绚秋粉嫩的子G强烈的收缩痉挛,她丰美的臀部像磨盘般的摇摆旋转,大G头被吸入子G颈内与她的花芯厮磨,马眼与她喷SYJ的花蕊心小口紧紧吻住。刹时一波波热烫的YJ伴随着尖锐的浪叫声, 由花蕊心喷出,浇在陈述头的马眼上,而他这时任凭做爱功力有多深都J关不保,头皮一阵酥麻,脊梁一颤,大G头在阵阵麻痒中,再也忍不住S出一股滚烫的阳J全部S入金绚秋子G深处的花蕊上。陈述趁机张口吸住金绚秋香喷喷微张的嘴唇,饥渴地湿吻着她和吸吮她嘴里的津Y,两副嘴唇纠缠得密不透风,同时金绚秋的外Y唇紧紧的咬住他阳具的G部,Y户与他的耻骨密贴相抵,两人下体纠缠紧密的一点缝隙都没有,他G头喷出的阳J被金绚秋的美X吸的一点一滴都不剩。两人高潮过後,R体依然像连体婴般不舍得分开,而金绚秋意外地嚐到了X爱中欲仙欲死,水R交融的无上美境。

☆、(15鲜币)24.没完没了(H)

清醒过来的金绚秋似乎对自己有着唾弃,为什麽自己就会全身心的投入进去?太不可思议了,金绚秋转过头来看着自己边上熟睡中的陈述,不禁紧紧皱着自己的双眉。“我可是第一次见你看我看的这麽入神的,怎麽突然觉得还是我对你最好了是不是?”就在金绚秋发呆的时候,熟睡中的陈述突然醒了,看着金绚秋调侃道。“为什麽你要死缠着我?没完没了的?什麽时候你才能放过我?”金绚秋一脸严肃的看着陈述道。“你真的想知道?那就等到我厌倦你的那一天开始吧。”陈述边说,边再一次的压上了金绚秋的身体。金绚秋胴体被拥抱己感到愕然,但听到陈述这般讲话警戒心一紧张,鼻间闻到一丝丝淡淡的香气,全身!之一热,加上陈述男X的躯体与她如丝缎般的肌肤接触後,体内涌出一股股很强的X欲,她诱人的胴体开始不断燥热,俏脸酡红,呼吸微微急促。偏偏陈述仍紧抱着她,头部在她 高耸的X前猛揉,她感到脚下一软就倒在床上。原来陈述擅长下迷药,今次他巧妙地用了一种春药而令金绚秋中招。这种春药的效果是若闻到後又与异X躯体接触,它的力量立即展开,X欲饥渴,春潮绵绵。就在金绚秋软兮兮的往床上一倒之际,陈述用力把她压在胯下,用腿迅速把她双腿分开,从大腿、大腿内侧由下而上抚M金绚秋雪白光滑的肌肤。并且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胯下这位艳媚冶丽诱人的绝色尤物。

夫妇交换俱乐部小说—荡翁乱妇 风韵多水的老熟妇,谈古论今之悲伤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