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刺激了我的原始欲望-他进入了我细节描述—谈

宁夏新泰资讯网纪录2019-11-17 01:1246

“你以为朕不想对他好吗?但是只要朕一看到他与落桑相似的脸孔,再想到他有可能是那司徒平的孩子,心里就极其的难受。你说该怎麽办?”昭延很是痛苦的说道。“皇上其实一切都只是妄念,只要摒弃了妄念,一切就不会变的那麽的痛苦了。亭儿究竟是不是你亲生的有什麽关系,关键是他是你一手养大的,他叫的父亲始终只有你。”妙善开导昭延道。“没想到这麽多年来最看的开的人其实是你,当年朕为了皇位不让你生孩子,导致你终身不孕,还残忍的把落桑的孩子交给你抚养。想必,你也怨过恨过吧。”昭延对着妙善说道。

“是的,我当年是怨过也恨过。其实有件事情我一直没有对皇上说,当年落桑病危的时候是将亭儿托付给我的。所以对我来说 亭儿其实就是我自己亲生的一样。”妙善对着昭延说道。“你说的事情朕会好好考虑的。”昭延不禁想起昭亭第一次叫自己父皇时候的样子。是啊,是不是亲生的已经无从考究了,但是至少现在他是叫自己父皇的,这就够了。“什麽昨天皇上在妙善居士那里一直待到天亮?”富贵跑到瞳贵妃那里说道。“是吗?终於出手了是吗?我早就料到了,出家修行不到庵堂去,居然就在G中总该是在谋划点什麽的,更何况她还有个儿子在,没有一个身为母亲的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君临天下的。”瞳贵妃似乎被激荡起了斗志。“贵妃娘娘说的极是,只是老奴还听见了点事情,就不知道老奴是不是听错了。”富贵想说但是说出来这件事情是要有代价的,因为弄不好就是掉脑袋的事情。所以富贵想要瞳贵妃的一个保证。

“你但说无妨。不过所说的事情我可不希望搀杂半点假的。”瞳贵妃也是厉害的人所以提前给富贵说道。“二皇子不是妙善生的,也有可能不是皇上的孩子。”富贵小声的在瞳贵妃的耳朵里说道。“什麽?这件事情且不论它是真还是假,这件事情除了你我还有谁知道?”瞳贵妃觉得这件事情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麽简单的,皇帝会容许一个不是自己骨R的孩子生活在G中绝对有什麽理由。

☆、(8鲜币)103.後G风波

她刺激了我的原始欲望-他进入了我细节描述—谈古论今之乐采/龙与虫的时间

“时间过的真快,落桑你离开我就快要十八年了,这麽多年来我始终有个困惑,那就是亭儿究竟是不是我的儿子。”昭延很是忧伤的喃喃自语道。妙善的话还在自己的耳边,单凭几个儿子的能力,只要自己给昭亭机会他也绝对不会比其他几个孩子差。‘霜落天,桃花媚,佳人在,君却无处寻。’一段悠扬的古筝伴随着一个女子柔和的嗓音唱了出来。桃花深处,昭延似乎回到了第一次见到落桑的时候。“桑儿……”昭延似乎如同在梦境里一样,一点一点极其小心的靠近那个声音,小心翼翼的就怕将那个人吓走。

“啊,奴婢叩见皇上。”无黛不知道会跑到林子里来的人是皇帝,她是只听从九皇子的吩咐在这桃花林里弹奏古筝而已,却是没想到会引来皇上。“抬起头来,告诉朕你叫什麽?”昭延的声音有一丝颤抖。“启禀皇上,奴婢名叫无黛,是九皇子的乐采,进G前是林丞相家的家媳。”无黛缓缓将头抬起来,小声的说道。“像,真像。无黛是吗?如果朕要你还伺候朕,你是否愿意?”昭延很是吃惊这个女子与那落桑有着九成的相似度。虽然有一丝疑虑担心是自己那几个不孝子设的圈套,但是当自己看到无黛那纯净的眼神的时候唯一的一点疑虑就消失不见了。

“奴婢,奴婢不愿意。”无黛嗫嚅道。无黛再怎麽无知也知道伺候皇帝是怎麽一会事情的,自己还在挂念着邵熙就不能接受别的男子,这是青衣对自己说的。“是吗?为什麽?”连X格都是如此的相像,昭延似乎更加的志在必得。自己儿子的乐采又如何?只要自己愿意哪怕让她成为自己G中的嫔妃也不是什麽难的事情。就在昭延思考的时候,无黛也再暗暗的打量昭延,无黛是第一次这麽近距离的看见皇帝到底是长成什麽样子。他与那九皇子长的最相像,只是比九皇子多了些岁月的足迹,还有双眉间多了点厉气。

昭延缓缓的扶起了跪在地上的无黛。“富贵送无黛姑娘到锦福G。”昭延从来没有如此高兴过,老天始终是待自己不薄的至少有这麽个女子陪伴自己,自己也算有点安慰了。“撙旨。”富贵也很高兴,眉飞色舞的。“可是,可是九皇子那里?”无黛不明白为什麽皇帝要自己住到锦福G。“哎呀无黛姑娘啊,皇上让你去哪里住就去哪里住,住到锦福G可是你前世修来的福气啊。这G中有多少女子想要得到皇上的垂青,可是皇上单单的看上了你,你可要惜福啊。”富贵就象是拉皮条的一样一边推着无黛往前走,一边嘴里劝解道。

无黛莫名其妙的被昭延安排住进了锦福G的事情没有多少时候却在G中传开犹如炸开了的锅。“这计果然是用的很好,锦福G,皇上可真大方啊。想当年本G问皇上要那锦福G居住,皇上可是半点都没有松口。现在倒是好了,一个才刚见面的女子连底细都不清楚,就让她住锦福G。”瞳贵妃很是吃醋道。

“母妃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而是要想着下一步要怎麽走。前天父皇亲自去了老二那里。看来这妙善的话,父皇还是听的进去的。”昭玉对着瞳贵妃说道。“现在的情况我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最坏的打算是我们与挪惠妃联手。”这是破釜沈舟之计,不到万不得已,瞳贵妃是不会用的。到时候自己儿子与她的儿子争夺皇位就会吃力很多。

她刺激了我的原始欲望-他进入了我细节描述—谈古论今之乐采/龙与虫的时间

“母妃儿臣希望母妃能放下成见,如果这件事情办成了,母妃可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太後了。想必这个头衔可要比父皇的宠妃来的体面多了。”昭玉怎麽能看不出瞳贵妃在吃醋。

“玉儿啊,母妃知道,但是母妃心里气不过啊,当年你可知道你舅家为了你父皇的万里江山牺牲了多少。你外公一共生了六子一女,可如今却只剩下我这个女儿还不能承欢膝下,而他又迟迟不肯立你为太子,你说你母妃心里会好过吗?你母妃如何和你外公交代?”瞳贵妃对着昭玉道。

“母妃少安毋躁,你说的事情我都知道,外婆会这麽早就过世也是因为这件事情。但是这件事情真的是急不来。我们部署了这麽久,如果因为一个闪失而功归於溃的话,那我们可是得不偿失啊。”昭玉开导道。

☆、(8鲜币)104.Y谋?Y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