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噗嗤噗嗤太深了老师|——

宁夏新泰资讯网评论2019-11-17 01:2746

但从今天的神情看,她的心情真的很迫切,似乎大有不达到爱情的最高境界,也就是不把她的一切献给他就不会完的势头。这样下去,师生之间很可能会爆发出一场轰轰烈烈的婚外情。

你看她,多么美丽迷人啊,我也好想拥抱她,亲吻她,然后……不,他在心里矛盾地呼喊着,你不能这样做——你是他们的老师啊!

他激动得心潮澎湃,热血沸腾。他的这种激动神情和矛盾心理,季红琴看在眼里,明在心里,她含情脉脉地说:“李老师,你是不是想起了以前的情景?”

“不,不是。”李锦轩一惊,赶紧否认说,“我只是想,我们不能再。”

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噗嗤噗嗤太深了老师|——燃情师生恋:老师我爱你

“不用怕,这里不是学校。”季红琴深情地盯着他,暧昧地笑了笑,暗示性地说。

李锦轩心知肚明,更加激动,但他想到自己的身分,就垂下眼皮,不敢看她,也不知道说些什么话好。

两人都沉默着,办公室里的气氛是温馨美妙的,但也稍稍有些尴尬和沉闷。

过了好一会,季红琴才打破沉默说:“李老师,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李锦轩心慌意乱,连忙叉开话题问:“你们,后来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季红琴垂下眼皮想了想,才抬起头来,叹息一声说:“唉,说起来,真的像一场梦。李老师,那次,我被你拒绝以后,自尊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就堵气不再谈恋爱。我说到做到,在以后的几年中,包括在师范学校里,尽管追求我的人很多,但我一个男朋友也没有谈。”

李锦轩感觉真的有些对不起她。

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噗嗤噗嗤太深了老师|——燃情师生恋:老师我爱你

季红琴呷了一口茶,又说:“没想到几年后,刘永东闯到上海发了财,就回到老家来追求叶红琳。李老师,你知道吗?他在中学里真正爱的是叶红琳,而叶红琳不爱他,所以他跑去求爱,就遭到了叶红琳和她家人的坚决反对。”

“哦。”李锦轩感到有些意外,“他毕业后还去追过叶红琳?”

“追了好长时间,但叶红琳始终不为所动。”季红琴继续说,“说来也巧,有一天,他在县城的街上开着新买的奥迪车炫耀时,偶然碰到了我。那时,我师范刚毕业,已经当了中学老师。我记得,这天下午四点多钟,我正在街边走着,突然有辆轿车开到我的身边,从车窗里伸出一个头来,招呼我说:喂,季红琴,你认识我吗?我转过头一看,见是他,就惊喜地说:唷,这不是刘永东吗?你已经有车了?你现在在哪里做呀?我在上海,已经成功了。刘永东在路边停下车,骄傲地钻出来,跟我说话。”

季红琴继续说:“刘永东说说,就激动起来,他说其实在中学里,他就喜欢我了,只是我太漂亮,太高傲,不理睬他。”

第10节:学生自述婚姻史

/

“那次偶遇以后,他就对我发起爱情攻势,几乎每个星期都要买了东西,专门从上海开到我们学校来找我。(小说1314最新章节首发)他说他被我的美貌弄得神魂颠倒,也被我的目光盯得热血沸腾。他的嘴很甜,也很会谈恋爱。我嘛,既出于对你的堵气,也被刘永东的成功和疯狂追求打动了心,就跟他谈了。谈了一年多,我们就结了婚。”

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噗嗤噗嗤太深了老师|——燃情师生恋:老师我爱你

李锦轩听完,不无感慨地说:“原来这样。不过,美女跟成功人士,这是当今社会的普遍现象。也不是当今社会这样,而是古今中外皆然,这是安全可以理解的。”

没想到季红琴旗帜鲜明地说:“也不是个个美女都这样的。就拿我来说,要是现在还让我选择的话,我宁愿选择没有成功的你,而不愿选择已经成功的他。”

“快不要这样说。”李锦轩吓得不轻,赶紧制止她说,“你们这么好,怎么还说这样的话?被刘永东听到,会怎么想?”

季红琴往长背椅上一靠,又叹息一声,才慢悠悠地说:“李老师,不知你看出来了没有?我们公司表面上很平静,我们的家庭看上去也很幸福,其实问题不少,可以说是充满危机,我心里很是担心。”

李锦轩心里一震,坐直身子,惊讶地看着她:“是吗?有什么问题?”

季红琴放定目光盯着他,跟以前在课堂上盯着他的目光一样,明亮火热,含情脉脉。

她像讲故事一样,有声有色地说:“李老师,刘永东叫我不要跟你说,他的一些真实情况。可我想,你是我们的老师,应该对你说实话。况且我们之间,还有这层关系。反正,我觉得瞒老师是不对的,所以我想来想去,觉得还有把一些真实情况告诉你为好。”

“哦,什么情况?”李锦轩心里想,难道刘永东的发迹是不正常的?

“刘永东高中毕业后,没有考取大学,就回家种责任田。但他没心思种田,一天跟父母亲一起抗旱,做了一会,他就丢下提桶逃了出来。”季红琴简单叙述起来,“他一个人闯到上海,举目无亲,只得通过一个同学的关系,去一个工地做小工。开始,他非常辛苦,但后来却突然富了起来。那天他在街上碰到我说他成功了,我相信了她。但我跟他结婚后,跟他来到上海才知道,原来他。唉,李老师,我真是不好意思说。”

“他怎么啦?”李锦轩迫不及待地催问。

季红琴有些激动地说:“他是靠骗人起家的,也就是上海人说的,靠捣浆糊捣成功的。”

李锦轩更加惊讶:“不会吧?”

“真的。”季红琴象揭露别人罪行一样,毫不保留地把丈夫的发迹秘密告诉老师,“他在上海认识了几个浆糊朋友后,就跟他们一起捣起了浆糊。他们借用上海一个建筑公司的资质,在五角场一幢办公楼上租了四五间办公室,伪造了一些政府批文,甚至还伪造中标书,以收取施工队保证金和押金等名义,骗取那些刚到上海来寻找建筑业务的公司和老板。骗到以后,他们就搬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