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深啊快撑不住了/丫头放松点别夹那么紧|女王变

宁夏新泰资讯网女性2019-11-08 16:5446

温莉的下体被一只大手握住,上下揉捏着她的阴唇与阴蒂带来阵阵迟到的快感,温莉为此呻吟出声。

大手的主人再次轻笑起来,在温莉的耳朵边缓缓吹气,“喜欢么?”

那熟悉的声音沿着耳蜗钻到温莉的心里。“喜欢就求我,我会多给你些。”

温莉向后缩去,却碰上了墙壁。她立即转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施以一记头槌。现任国王安德蒙轻松躲开,知道对方听出了是自己。

好深啊快撑不住了/丫头放松点别夹那么紧|女王变女奴(以下犯♂上,高H,bdsm,小短篇,已完结)

“我的奴隶总是那么固执。”安德蒙低声笑着,手上仍继续对温莉的乳首施以恩赐掐弄了一把。安德蒙笑着沾起一些放在一边的润滑油,在温莉那颤抖着收缩的小穴边缘,一次性二指没入。

温莉为这刺激而媚叫出声,声音穿过布条被消减成可有可无的抗议。安德蒙大笑着用双指在温莉紧致的小穴内按压、探索,在她淫水横流的小穴内施以指甲的抠挖摩挲。痛苦从小穴深处向温莉的大脑汇集,但莫名地愉悦又令她如登凌霄。

温莉狠狠地用鼻子呼吸着,仍然感受到氧气的消失殆尽。世界集中在了安德蒙正接触着的小穴深处,她的愉悦穿过令她噤声的布料,她想要祈求安德蒙侵犯而溢出来的泪水染湿蒙眼的布条。

安德蒙很快加入了第三与第四指,而温莉也在刺激中达到高潮的边缘,然而又在临界点处不断徘徊,始终不能如愿达到高潮的顶端。

温莉为难以到来的解放而在痛苦与甜蜜中扭动着,她甚至放下了那无谓的坚持,身体前倾靠向安德蒙。

现任国王安德蒙也许是满意于眼前人低声下气欲念缠身的模样,陡然扯下蒙眼的布条。他看了眼温莉因哭泣而微微红肿的眼睛,将嘴唇按在了她被泪水洗刷而咸涩的脸颊上。

“这样的你真好看啊,我的女奴隶。”安德蒙勾起嘴角,伸出舌头勾勒着温莉的耳朵,四根手指在她的小穴内扩张着。温莉哭泣、呜咽,在内心深深的唾弃着自己,却又暗暗希求安德蒙能给他更多。

好深啊快撑不住了/丫头放松点别夹那么紧|女王变女奴(以下犯♂上,高H,bdsm,小短篇,已完结)

安德蒙停下了扩张的动作将手抽出,笑着将温莉拦腰抱起、又迅速将之翻身,逼她如同狗一样趴在地上,面朝墙壁。

安德蒙稳稳地提着温莉的臀,令她无法用摩擦获得阴蒂的抚慰,又将自己的坚挺抵在温莉扩张完毕的穴口,长驱直入、一击到底。

温莉因突如其来的刺激而呻吟出声,安德蒙拉着她的手臂令她跪起身子,手指在她的胸前抚摸着,时不时揉搓着她胸前浑圆的巨乳,以及乳首处那饱满的颗粒,却始终不曾将垂怜再给予那饥渴淫荡的小穴一分一毫。

上下狠狠地穿刺抽插令小穴从未接纳过任何东西的温莉近乎崩溃。她的眼泪不受抑制地从眼眶中滚落,只感觉耻辱如附骨之疽令她煎熬,而快感又如地狱烈焰将她燃烧成灰。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移去了塞口的布料,大声的呻吟和不断的祈求充满了整个狭小的狱室。

“求你,安德蒙!求你,求你……”温莉喘息着,随着安德蒙凌厉的抽插,温莉发出她自己从未想过会发出的甜软声音,“再多一点!更多!用力……啊!”

她的手紧握成拳,指甲掐入皮肉中,微弱的痛苦只能增加一丝快感。

“更多……更多!求你……”

安德蒙笑着,拽过温莉的下巴与她亲吻。

好深啊快撑不住了/丫头放松点别夹那么紧|女王变女奴(以下犯♂上,高H,bdsm,小短篇,已完结)

被敌人的舌头所侵犯,本应该是件恶心至极的事情。然而被欲火炙烤的温莉,此刻只有高潮的愿望,她对安德蒙粗暴的亲吻感到无上愉悦。

温莉扭动着腰肢在安德蒙抽插的间隙将自己压向安德蒙的大肉棒,汗水顺着她的下颚滴落在地,配合着抽插的水声和她的祈求呻吟组合成了完美的曲调。

在安德蒙的大肉棒蹭过温莉小穴深处的G点时,这令温莉几乎狂乱。安德蒙笑着故意避开了G点这处,只是单纯地抽插着,看着温莉被悬在临界点不上不下,自己却自私地在她体内解放。

温莉感到了小穴的侵犯已然结束,但欲念却水涨船高,小穴愈发的饥渴难耐。

“安德蒙……”温莉头向后仰,靠在了仇敌的肩上。

“安德蒙……主人……”温莉发出了连自己也不敢置信的猫咪般软糯的声音。

“我的奴隶,想要什么,说出来才对。”安德蒙抬手抹去温莉半边脸颊上的泪痕,在她的嘴角印上一个柔软的吻,“说出来。”

“请允许我解放……安德蒙。给我……”温莉的眼泪又再次从眼眶中滑落,“给我……高潮。”

安德蒙终于满意了。

他再次将自己的肉棒伸入温莉的小穴内,狠狠地侵犯着温莉,插入,抽出,不再有之前的温存,安德蒙发了狠似的用力在她的小穴内抽插,不断的进攻着温莉小穴深处的G点。

“啊……啊啊……”

温莉发出一声凄惨尖锐的呻吟声,可在下体的巨痛中,快感也十分的强烈。温莉最终在小穴处传来的痛楚中达到了高潮顶端,达到了极乐。

只是她却感到心中有什么东西碎了,眼前白光闪过——最终陷入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