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抵在浴室双腿大分 绝世好男人

宁夏新泰资讯网订阅2019-10-04 15:0746

为了黄欣玉为了我的幸福,我都得开口,所以我劝慰他说,“离了吧,人被你伤的够惨的了,拿脚踢、拿烟头烫、拿拳头打,那是你媳妇儿,不是花钱买回来的沙袋,你得疼她,你得……”


我话都还没说完呢,大哥就猛地捶了车门一拳,烟屁都砸熄了。


“你也知道她是我媳妇儿,你特么操哪门子心,啊?!”


他猛地吼了这么一句,把我吼的有点愣,没想到他翻脸这么快。


随后他继续吼道:“我早就怀疑你们俩人有关系,她特么还不承认。不承认,那她X里的那些伤你是怎么知道,你亲眼扒开看的吗?你还拿舌头舔了吧?”


“草,我是大哥,你特么竟然趁我出差,玩你嫂子,还跟你嫂子合起伙来坑我,马勒戈壁的,你是不是个东西,你是个杂碎吗?草……”


车里,大哥吹胡子瞪眼的骂着,眼睛瞪的比驴眼睛还大、比蛤蟆眼还鼓。


我很快就被他骂怒了,“我还特么以为你是来道歉认错的,没想到你竟然还事这副壁样儿,你是欠揍不舒坦是吧?你都把人伤成那样了,现在还污蔑我跟她背着你搞到一起,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下面那话是找牲口借的吧,人也变牲口了!”


话刚骂完,我脑门子上‘砰’的就挨了一记老拳。


“我去尼玛的吧!”


一拳把我打恼了,我二话不说就把他给踹下车,翻车过去我们俩又抱了团……


说狼烟四起有点过,但尘土飞扬绝对真实。


临走时,他抹着嘴角的血迹告诉我,“这辈子就当没你这个兄弟,你爱哪死哪死!”


“我去你吗的吧,再见着你我给把下面那俩玩意儿都给捏爆了!”


这话,应该是我深受张倩的影响,她爱说这话。


开车回到住处后,张倩看到我这张脸就很自觉的回屋拿起了碘伏。


“又跟你大哥干仗了吧?他找到你单位去了?”


我连连对她使眼色,她恍然,‘呃呃’的表示自己知道了,不出声。


但终究还是被黄欣玉给听到了,她沉默了一会儿,对我说,“小方,你……”


我摆摆手,“你要是劝我离你远点的话,那你还是省口唾沫吧,别耽误我看张倩前面这对大宝贝儿,多过瘾啊,尤其是她还不爱受内衣束缚。”


“没个正形!”


黄欣玉无奈地抱怨了我一句,转身回到了厨房。


张倩则脸色通红,“你才没穿内衣呢,我这是没穿内衣的样子吗?你那天来我是睡觉才没穿文胸的,鬼知道你会来……”


在她抗议的时候,我勾出手指拽了下她的衣领,往里面看了眼。


“呦喝,还真穿着,黑色的……我靠,这是网兜啊,见过渔网袜没想到还有渔网罩子,你行啊你倩倩,够时尚的。来,让我摸摸试试手感。”


‘砰’的一下脑瓜崩弹在我头上,差点疼出我眼泪来。


我都不知道张倩这么个女人,哪来的那么大手劲,是安弹簧了吗?


正准备问她的时候,她羞恼地瞪了我一眼,“小流氓,滚滚滚滚滚。”


药涂完了,她转身就要走。


不过我却不想让你这么就走了,弹完脑瓜崩就想走?门儿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