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黑人大亅j_我们从沙发到床上做了好几次

宁夏新泰资讯网订阅2019-10-04 15:1546

举起手里那半根湿淋淋的黄瓜,问道:“嫂子,这半根黄瓜你还要不?”

“滚!”

……

一夜无眠。

林蓉,牛根,包括苗桂花在内,都没有睡踏实。

第二天清晨,林蓉早早的吃了点东西,就上班去了,而牛根吃完东西之后,正要去诊所,就被苗桂花给叫住了。

“小牛,你等一下,妈有话对你说。”

苗桂花生怕牛根跑掉似的,上前几步挡住牛根的去路,伸手一指餐桌前的凳子,示意道:“你坐好。”

牛根自然知道苗桂花要说什么,假模假样的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突然一拍额头,扯谎道:“妈,我还约了个病人,时间马上就到,我必须得走了,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

话落,不等苗桂花同意,牛根绕过她就走。

“站住!”苗翠花大喝一声。

“妈,我真的约了病人,要赶时间……”

“编,接着编。”

苗桂花似乎早就看穿了牛根的心思,哼道:“我还告诉你,今天没经过我的同意,你要是敢走出这个家,往后就不要叫我妈!”

苗桂花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牛根哪里还敢执意走?只好乖乖的坐到凳子上,明知故问道:“妈,你究竟有什么要紧的事,非要现在说?”

“当然是大事了。”

苗桂花随即拉过一张凳子坐在牛根对面,拐着弯的笑着问道:“小牛,你觉得,你嫂子咋样儿?”

好啊。”这话,牛根是发自内心的。

林蓉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还很孝顺,自从嫁进老牛家。从没和苗桂花红过脸,更别说吵架了,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都是先紧着苗桂花。对牛根也是关爱有加,这样的儿媳妇上哪找去?

“那你嫂子如果有难处,你帮不帮?”苗桂花追问。

“帮,肯定帮!”

“真是妈的好儿子。”一听这话。苗桂花顿时面露喜色。

牛根翻了个白眼,试探性的问道:“嫂子不是好好的吗?能有什么难处让我帮忙?”

“有,当然有。”苗桂花郑重道。

“我和嫂子天天见面,她有什么难处我能不知道?”牛根继续装傻。故意表现出一副吃惊的样子。

“你真不知道?”苗桂花眼神灼灼。

“真不知道。”

“不知道不要紧,那妈告诉你好了。”

这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苗桂花担心隔墙有耳,于是上半身前倾。小声说道:“小牛啊,你也知道,抱孙子一直是妈的一块心病,可惜你哥和你嫂子不争气。结婚快两年了,你嫂子的肚子也没个动静,外面的流言碎语想必你也听到了,昨天晚上你哥打电话对我说。他……他有病,身体不行,好像那病一时半会儿的还治不好……”

“哥有病?”

牛根故作惊讶状,问道:“妈。你是不是听错了?”

“妈的耳朵好使着呢,还能听错。”苗桂花叹了口气,苦着脸道:“你哥还说了,他和你嫂子两个月前去镇上的医院检查过一次,诊断书就在他们屋里的抽屉里放着呢。”

“妈,你别担心,现在的医学技术这么好,就算哥真的有病,也肯定能治好。”牛根安慰道。

“治好?什么时候能治好?谁能给妈个准信儿?你吗?”苗桂花质问道。

“我……”

“我什么我,妈接下来要说的话,你好好听着就是了。”

苗桂花咳嗽一声,正色道:“妈之所以不让你走,就是想告诉你,妈昨天晚上在电话里已经和你哥商量好了,想让你代替他跟你嫂子睡觉,把你嫂子的肚子搞大,然后给妈生个大白胖孙子,给老牛家延续香火。”

对林蓉,苗桂花心中有愧,所以说的时候扭扭捏捏,还有些难以启齿,可是对牛根,她倒是痛快,张嘴就说了出来。

“妈,你想什么呢?那可是我嫂子!”牛根虽然早就猜到了结果,却还是只能装出一幅吃惊的模样,想也不想就严词拒绝道:“不……不行,我不同意。”

“妈当然知道蓉蓉是你嫂子,可说到底,妈这不也是为了她着想嘛。”苗桂花劝道:“你也不想想,她和你哥结婚眼瞅着快两年了,一直怀不了孕,生不了娃,咱村的人会怎么看她?就算是你哥的问题,可咱能往外说吗?所以,到头来遭别人白眼的肯定还是她,你能忍心吗?”

“不忍心归不忍心,可我不能……”

“看样子,妈说了这么多,你是铁了心不同意了?”见说不动牛根,苗桂花只好使出杀手锏,突然问道:“你不想跟你嫂子一起睡觉是吧?那好,妈问你,昨天晚上你去哪儿了?”

苗桂花这话问的突然,牛根没有任何心理防备,刷的一下脸就绿了,暗叫不妙,强装镇定道:“我还能去哪儿?当然是在自己屋里睡觉了。”

“在自己屋里睡觉?”苗桂花盯着牛根,哼道:“依妈看,你是在你嫂子的屋里睡觉吧?”

“没有。”

牛根矢口否认,而心里却叫苦连连,靠,昨天晚上的事儿肯定露馅了。

都到这个时候了,还在骗妈。”苗桂花伸手在牛根的额头上点了一下,挑破道:“昨晚上你嫂子床上那个鼓起的大包就是你小子吧?”

“不……不是。”牛根强辩。

“不承认是吧?”

苗桂花也不追问。而是话锋一转道:“那好。看来只有等你嫂子回来。妈问问她了。”

“别……”

牛根无语了,他心里很明白,就林蓉那性格肯定经不住苗桂花的“严刑逼供”。与其让林蓉招了难堪,还不如他现在招了。

拿定主意。牛根只好乖乖点头道:“你也不要再问嫂子了。我承认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

苗桂花喜笑颜开。笑问道:“告诉妈,你和你嫂子是什么时候……”

“什么什么时候?妈,你误会了。”听着苗桂花的话音不对。牛根急忙打断她的话。解释道:“事情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

“妈不管你和你嫂子是什么样。既然你昨天晚上已经钻了你嫂子的被窝儿,那妈就当你同意了。”苗桂花大手一挥,不容置疑道:“今天晚上,你就搬到你嫂子的屋里去睡。”

“妈,这也太急吧?能不能……”

“不能!”

“可……”

“可什么可。你现在可以走了,妈这就把你的东西搬到你嫂子那屋去。”

“……”

走在去诊所的路上。牛根心里五味杂陈,既有被苗桂花逼着和林蓉睡觉的无奈。同时也有一丝丝的期待。

要知道,牛根现在可正是情窦初开。血气方刚的年纪。对于林蓉这种既年轻漂亮,又有女人味儿的少.妇。根本就没有什么免疫力,不接触还好,一旦接触了,就不是你想忘,想忘就能忘的。

更何况,牛根接触的还是林蓉身上最私密的部位,那诱.惑力可想而知。

诊所距离牛根的家不是很远,很快,牛根就来到了诊所门前。

这是牛根家的老院,面积不大。

牛根打开诊所的门,一股药味儿立即扑鼻而来。

诊所自然不比医院,里面的摆设很简单,门口不远处是一张会诊的桌子,桌子旁边摆放一些简单的医疗器械和药品的柜子。

最里边则是一张单人床,这是给病人检查身体用的,床边的上方拉着一张白色的布帘子,平时不用,只有给病人检查身体的时候才会拉上。

来到会诊桌前的椅子上坐下,牛根极力想平复自己躁动的情绪,可他越想平静,却越平静不下来,满脑子想的都是晚上要和林蓉睡觉的事儿。

“林蓉可是我嫂子,今天晚上要不要跟她一起睡呢?睡的话,是不是太禽.兽了?可如果不睡,岂不是连禽.兽都不如……”

牛根就这样想着,陷入了两难境地,思前想后,到最后也没能拿个主意,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从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牛根这才从思绪中清醒过来,仔细听了听,脚步声越来越近,很明显,应该是有人来看病了。

牛根立即打起精神,正襟危坐,别说,还真有一副专家的风范。

靠!

吃了几年城里的饭,见了些世面,看来马小玲真的是变了。

“小玲,你说啥呢。”张寡妇愣了下。也觉得有些尴尬,忙嗔道:“小牛的医术可厉害了,只要能治好你的病,脏一点怕啥?”

听到这话。牛根的脸更黑了。

“小牛,你过来。”而张寡妇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妥。

“可是……”

牛根看了眼马小玲,见马小玲的目光足以杀人,他顿时就有点为难。

“看她干啥?有张婶在呢。快过来帮忙。”

“好。”

有张寡妇撑腰,牛根略微犹豫一下,就再次凑过去,伸手抓住了马小玲的另一条胳膊。心说你嫌我脏?不让我扶?我偏要扶,脏死你,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妈!”马小玲的语气里全是不满。

“叫妈也没用。”张寡妇板起脸道:“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让小牛给你瞧病。尽快把病给治好。”

话落,不等马小玲再说话,张寡妇就对牛根笑道:“小牛啊,走。咱们进屋说。”

牛根和张寡妇同时用力,架着马小玲往诊所走。

牛根本来就比马小玲高,现在又扶着马小玲,在往诊所走的途中。他的目光微微一斜,就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马小玲那开的有点儿大的领口上。

乖乖,这个角度好像比之前看着更过瘾!

咕噜噜……

牛根忍不住接连吞了几口口水。

“你……你往哪儿看呢?”

就在牛根感觉鼻血快要流出来的时候,马小玲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冷喝道:“再敢乱看,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小玲,你怎么跟小牛说话呢?小牛现在可是在救你,看几眼怎么了?看几眼又不会生娃。”

张寡妇绷着脸喝斥了马小玲一顿,随后看向牛根,笑道:“小牛,只要你能把俺家小玲的病给治好,到时候小玲不让你看,婶子让你看个够。”

听到这话,牛根脚下一软,差点儿摔个狗啃屎。

这张寡妇……牛根真是服了。

张寡妇都这么说了,牛根哪里还好意思再偷看?急忙将目光从马小玲的胸前移向了一边。

两分钟后,牛根和张寡妇把马小玲搀扶到了诊所里面的床上,牛根顺势拉上布帘,然后问道:“张婶,小玲姐这是……”

“来血了,痛经。”张寡妇倒是爽快。

“呃……”

反倒是牛根有些不好意思了,而马小玲更是臊得脸红耳赤,怒冲冲的瞪了张寡妇一眼。

张寡妇假装没看见,笑道:“小牛,你不是会揉吗?快给小玲揉揉。”

揉揉……

牛根那个汗啊,心说你说的倒是轻巧,痛经和别的毛病可不一样,要揉,只能揉马小玲的肚子,就凭马小玲刚才的态度,别说揉肚子,恐怕连手都不会让他碰。

见牛根面露难色,张寡妇说道:“小牛你放心,有婶子在,小玲她不敢把你怎么样。”

“妈,到底谁才是你亲生的啊?”一听这话,马小玲顿时就恼了。

而张寡妇毫不弱道:“废话,就因为你是妈亲生的,所以妈才急着让小牛给你揉揉,换成别人,妈才懒得管。”

一句话,呛得马小玲哑口无言。

看得出来,马小玲对张寡妇还是十分畏惧的,有张寡妇在,牛根暗暗松了口气,笑道:“张婶,虽然你上次和小玲姐一样,都是肚子痛,可是你们的病不一样,所以,这次我揉的时间可能要长一点儿。”

“只要能治病,揉多久都行!”张寡妇点头道。

得到了张寡妇的首肯,牛根随即扭头看向坐在病床上的马小玲,笑道:“小玲姐。咱们现在就开始吧。”

而马小玲低着头。根本不搭理牛根。

没办法。牛根只好看向张寡妇,“张婶。小玲姐这样坐着可不行,她得躺下,不然。我没法给她治病。”

“小玲,还不赶快躺下。”张寡妇用命令的口气说道。

抬起头,迎上张寡妇凶巴巴的目光。马小玲张了张嘴,欲言又止,虽然心里极不情愿。可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乖乖的躺在了床上。

牛根来到床前,刚伸出双手,马小玲却突然喊道:“等会儿。”

牛根和张寡妇都是一愣。

“小玲。咋的了?”张寡妇疑惑道。

“没咋。”

马小玲摇了摇头,对张寡妇说:“妈。我有点口渴,你去给我倒杯水。”

“你这妮子。事真多。”张寡妇嘟囔着,掀开布帘的一角。走了出去。

暖水壶在会诊桌前。

这边张寡妇前脚刚走。后脚张小玲就瞪着牛根威胁道:“别以为有我妈撑腰。你就可以胡来,我警告你。你要敢趁按摩的机会占我的便宜。就算你把我的病治好了。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你。”

说这话时,马小玲的声音虽然有些虚弱,却气势十足。

“小玲姐,你尽管放心,我只是给你治病,不会故意占你的便宜,再说了,有张婶在,就算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牛根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有自己的小算盘。

俗话说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牛根可不想做王八蛋,所以,一旦有机会,该占的便宜还是要占的。

牛根的话刚说完,张寡妇就掀开布帘的一角,端着一杯热水走了进来。

“小玲,水有点儿热,你喝的时候小心烫……”

“妈,我突然感觉又不渴了,要不,还是你喝吧。”马小玲找了个理由,推脱道。

“妈不渴,要不,妈给你留着吧,等你啥时渴了再喝。”张寡妇端着那杯热水站到了一边。

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到了。

此刻,马小玲平躺在床上,胸前的两个大馒头傲然挺立,随着她的呼吸轻微的颤动着……

看到这一幕,牛根突然就想到了林蓉。

昨天晚上帮林蓉拔黄瓜的时候,牛根看到了林蓉下面的那张小嘴,并且把手指头给塞了进去,那感觉……啧啧,简直爽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