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张开给男朋友舔/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生而

宁夏新泰资讯网订阅2019-11-08 17:0646

本来柳家是有死规定,除了选主母这等大事,一般不可麻烦流云观主,一是怕流云观与柳家的关系被外人知道,从而被有心人利用,引起皇家猜忌,二是每次流云观帮柳家开一次天眼就要折损观主10年功力,损耗巨大。所以从柳怀德以来的柳家人还真没在挑主母以外事上麻烦过流云观主。

这次,要是以前的柳云鹤是万不会去求流云观的,一个庶女死了就死了,能怎麽样!可是那个娃娃现在在柳云鹤心中可不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庶女,而是他的心头肉,眼中血!而且,他隐隐觉得那天儿子的无意之言是对的,这小娃娃就是仙女降世!既然这流云观的道士也被称为仙师,那神仙帮神仙也是应该的吧!

他这边心急如焚,胡思乱想著,却突然只觉眼前一阵疾风扫过,马儿被这阵风扫得急撂前蹄,停了下来。等这阵怪风过去,只见马前站著一位看上去十八,九岁,唇红齿白的小道士,这小道士生的好,比红楼最豔的花魁锦娘还美上几分,却并不会引人遐思,许是他眉宇间自有股云淡风轻的味道,眼神深幽而毫无波澜,仿佛尘世间的一切风起云涌都入不进他的眼,与他无关。这小道士身穿青色道袍,头发用一根桃木簪一根不落的束在脑後,手持一柄桃木仙丝浮沈,气定神闲的看著一脸焕然的柳云鹤。

“李仙师”柳云鹤仿似入了梦中,刚刚还千方百计相见的人,竟然就好好的站在自己身前一丈处!

腿张开给男朋友舔/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生而为吟

☆、第七章 妹妹吃什麽(上)

父亲已经走了一天了,妹妹的状态愈发不好,从早上开始,娃娃就一直左翻右滚,两手也不停挥动著,仿佛要抓住什麽东西,又好似拼命在做最後一搏,表明她想活下来!可是,依然喂不进奶!

“妹妹,宝贝,你到底是要什麽?!哥哥恨不得能把心掏给你!”说著,柳燊抱起躺在床上全身赤裸的妹妹哭了起来,从昨晚开始,他就一直没穿衣服,因为当他穿著衣服时,娃娃就显得特别焦躁,不停扭动身体折腾自己,於是柳燊只有在喊奶娘进来试著喂奶时才随便披件衣裳见外人,其他时候都裸著的,娃娃也是裸著的,他能感觉到娃娃喜欢毫无阻碍的贴著他的肌肤。

娃娃折腾得出了一身汗,唇角也有些发干,於是柳燊把她放在床上,一脚跨过娃娃的身体,准备去拿床头小桌上的温水给娃娃喝。柳燊一腿跪在娃娃身体的右侧,一家踏在娃娃身体的左侧,他现在的姿势其实就是单膝跪地,只是两腿中间搁著个小娃娃,他这时上身向前倾,身体微微向下压,柳燊没注意到,他这个姿势,刚好把两胯之间的那个物什直直吊在了女娃嘴唇的正上方,guī头离那小嘴仅一纸之隔。

只见那小妖物忽地瞪圆了眼睛,眼内媚色四溢,粉嫩的小舌头飞快的扫了一下guī头上的马眼。柳燊那只抬起正准备拿茶杯的手,生生停住了去势,全身僵立在那!不可置信的低下头,竟看到妹妹又伸出那小舌舔了下自己的马眼,瞬时,只觉得全身血液涌向了下身!

其实柳燊还是个不懂人事的10岁少年,只是因为要继承柳府这个重担,在柳云鹤的严教下长大,又自幼习武,所以无论是从那高挑挺拔的身材上,还是从眼角眉间的世故中都显得比同龄人长个2,3岁。柳府家主的男女之事的引导都是从11岁开始的,所以现在的柳燊真是比白纸还白,对那些俏丽的小丫鬟也完全没有起过什麽心思。唯一一次对异性有不同的感觉就是看到妹妹的那一刻,可那也只是纯纯的喜爱,看见她就会开心,心跳快就会加快。所以,当妹妹的小舌在他的guī头上一次次的扫过时,柳燊整个人都蒙了!妹妹不肯喝奶,却舔我的小鸟?她难倒想喝我的尿麽?!(唉,小屁孩的神逻辑喂!)

小小少年的yīnjīng长得十分可爱讨喜,粉嫩粉嫩的,因为微微充血而白里透红,如一件上好的玉雕。而现在,这根漂亮玉棍的头部已经被那yín娃娃含进了嘴里,不停吮吸著。柳燊为了方便妹妹吮吸,改变了跪姿,他双腿跪在娃娃头部两侧,两膝稍稍打开,使guī头抵著娃娃的嫩唇,这样,就能使娃娃毫不费力的吸到他的yīnjīng了。柳燊此时完全是死马当活马医,父亲不知道什麽时候才能回来,如果继续放任不管的话,妹妹很可能撑不过今天,兴许他的东西真能救妹妹呢?!这还是妹妹初次表示想要吃东西呢!也许神仙揍是喜欢喝尿!(靠!儿子诶,妈服了YOU!)

柳燊虽然不通人事,可身体早已因为练武而发育成熟,初尝这豔事的美妙,怎经得起小妖精的侍弄?!只见他上半身向後仰,两掌撑在脚侧的床榻上,赤裸的xiōng膛因呼吸急促而剧烈起伏著,一头长发披散在身上,床上,随著不停摆动的头部,划出一道道豔丽的伏线!他的腿不停抖动著,但还是尽力控制著不让guī头离开娃娃的小嘴,那妖物的小舌如有自己的意识般,不停刷著马眼,或舔弄著马眼旁边柔嫩敏感的肌肤,有时甚至能感觉到那舌尖已经插进了马眼里!同时,她的小嘴也用力吮吸著,感觉得出来她已饿得太久,急於想喝到那玉棍里的“东西”!那玉棍越胀越大,已完全坚挺,不停抖动著,一幅蓄势待发的模样!柳燊头往後仰,眼睛无意识的盯著床顶,大口大口的喘著气,爽的他大声的喊了出来:

“啊~!亲亲妹妹!你舔得哥哥好舒服嗯~嗯~,对!使劲儿吸!嗯~!饿坏了吧,乖妹妹啊!爽死小爷啦!嗯,嗯,要尿了,哥哥全都尿给你!嗯~!喝吧!全喝下去!啊哈~!”

无意识的说著纯真的yín话,柳燊只感到脑中划过一道白光,从尾椎到头顶如过电般一阵酥麻,yīnjīng急抖著送出了初精!

作家的话:

关门!放肉!小狼崽子们吃肉啦!

☆、第八章 妹妹吃什麽(下)

腿张开给男朋友舔/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生而为吟